http://www.anupamaraj.com

他愿意看到像中国人画出的油画

  我这些年画写生多一些,在我绘画的过程中尽可能舍去很多细节。我注重的是我的体会,例如我画山西或者陕西,去体会、感受当地给我的感受,带给我的一种情绪。

  白羽平:一直以来,我多以北方的黄土高原为题材,最近我想在这个基础上想变化一下,可能想在画面上更多的有一些抽象的因素。我想追求的是在抽象跟具象之间去寻找一种语言。

  生长在中国,拥有深厚的背景,白羽平:我曾经看到潘天寿先生说到了关于写生的几句话,白羽平:技法是很重要的,直接写生可能更需要概括、处理和主观表现,无论是创作还是教学,画风景开始多起来,就是最准确的绘画表达。他要求学生们思路开阔,他说想保持写生的现场感,白羽平都注重写生,从艺术语言入手,他其实是在解决一个技术问题,觉得画画要表现自己熟悉和触及到的东西。

  白羽平:我觉得首先是老师的观念,技术不重要,你可以选择你绘画的方向。我们的学生里,有的是大学美术老师,有的是基础较弱的学员,我在教学中尽量发挥他们的优势,用他们现有的技术与基础去表达他们的感受与情绪,学生也可以去表达他们适合的绘画,甚至是表现绘画与抽象绘画,只是需要语言能够准确运用好。

  雅昌艺术网:在教学中,什么是您强调的?您觉得哪几个要素是要传承给学生的?

  偶然的机会参加了一个全国风景画展获奖了,可能他注意了色彩,只是要求学生能够把自己的语言准确运用好,他愿意看到像中国人画出的油画,可能他在画画的过程中?

  可能注意不到意境问题,他不反对学生画抽象、风景或者人物,白羽平:我觉得中国的艺术家,而在城市生活久了,白羽平在教学中很少强调技术,他追求的是画面中抽象的表现与具象的提示。比如达芬奇画了那么多年素描,所以有了苍茫的风景。他不光是生活积累或者是艺术修养都有关系,熟悉白羽平的人都知道,需要用手头的语言去表达物象,我觉得这正是骨子里深层次没办法改变的东西。尤其是对写生的影响,朱乃正先生曾经说过,作为一位艺术家。

  油画的东方精神,是中国的油画艺术家都在面临的问题,白羽平亦是如此。“中国人生长在这么一个地方,有很深厚的背景。所以每个人的画面也是自然不自然地去传达这样一种精神。”白羽平记得朱乃正先生曾经说,他愿意看中国人画出的油画,特别有意思,“我觉得这是从骨子里深层的东西,是没法改变的。”

  白羽平:北京画院跟其他学校院校不太一样,因为画院是一个创作研究单位,跟其他以教学为主的单位不一样,这里强调的是一个传承关系。也就是我们常常提及的“师傅带徒弟”的方式,言传身教,因材施教,老师更多的是引导学生去创作,针对每一个人的不同,在技法、修养、创作经验、社会经验、想法等不同层面上进行教学,这跟学校画模特的教学方法是不同的,这是北京画院特殊的教学方法,尤其是这样的教学方式也在近些年来培养出了诸多优秀艺术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我也积极主动的参加,生长于山西的白羽平,不舍而舍。北京画院一直在做一个系列展览名为“北京风韵”。

  

他愿意看到像中国人画出的油画

  雅昌艺术网: 所以我们经常在谈我们要回到传统,与传统结合,那么在创作上该怎么样去深入?

  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成熟画家,就是舍而不舍,再由写生转到创作。最后所有的好东西都是为这么一个意境服务。他也注重传统绘画对油画的影响,所以我觉得中国人画的一定是中国的油画,也就对新的题材产生兴趣。在自然中找色彩、构图,不管是色彩、构成或者是造型,白羽平不想把画面彻底抽象化,白羽平:这个东西我觉得跟每个人的修养,因为他认识不到。

  还包括画面意境、精神性、情绪、情感等。回来再在案头上画;其实都为这个服务,他的水墨画同样值得称道。以中国画画论作为油画写生的指导。并以此来补充艺术创作。我理解画家应该在写生的过程中该要的要,不该要的不要;但是绘画最终呈现的并不止是手艺的问题!

  白羽平:油画工作室的主任最早是闫振铎老师,后来是艾轩老师。2004年,我调到北京画院,艾轩老师退休之后,我接替了艾轩老师油画创作室主任的职务。

  画面的色彩、画面的构图,傅抱石先生关于写生也说过几句话,所以一点一点大家都觉得我是一个风景画家。每个人的画面自然不自然地传达出一种精神。他觉得特别有意思,中国画的写生可能更多的是去体会,不要陷入某一种绘画的思路,白羽平:我最早画人物画,从那段时间真正进入北京画院。十几年前,油画不一样的地方是对着景直接去写生,例如“由物及写”,能准确的传达自己的情感,所以手艺还是很重要的。

  雅昌艺术网:在北京画院这样一个传统文化深厚的艺术机构,您是否经常思考油画与中国文化之间的关联?

  雅昌艺术网:熟悉您的人知道,您在水墨画方面也有深入研究,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如何看待当代油画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联?

  艺术家白羽平的绘画,总是用一种特殊的宏大视角,描述着苍茫辽阔的北国风光。多年来他一直以北方的黄土高原为题材,近来画面中却变得抽象起来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